古代中国有没有靠房地产致富的商人?

  有,唐代商人窦乂就是靠房地产致富的商人。下面从几个方面来介绍一下古代的房产经济情况和巨贾窦乂如何靠房地产发家的。

  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房地产的起源和发展,古代的房地产交易最早起源于西周,有西周时期的青铜器上面有记载关于房屋买卖的铭文。几千年来,古代的封建王朝其实是不鼓励房地产交易的,甚至有诸多限制。《二十四史》里也有关于房地产的一些禁令,《汉书》记载:“欲益买宅,不比其宅,勿许。”买房子还需要邻居同意。《明史》中记载:“凭中公估找贴一次”,意思就是如果房子涨价了,还可以找之前买家补差价,如此一来,房产买卖利润微薄。

  然后,再来讲讲靠房地产发家的古代商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房地产开发商是窦乂,窦乂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也是进行一些小商品的倒卖,而真正让他发家的是填平粪坑盖房子。听起来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是窦乂却做到了。当时的长安西市有一个大粪坑,周围环境恶劣,而窦乂买下了这个粪坑,可是填平粪坑的成本太高了,他就找来人往里面投石子,投到坑中旗杆的人可以获得一个免费的饼。要知道古代是没有什么娱乐的,这件事的性质相当于现在商场招揽顾客,窦乂这件事不仅让人来以娱乐的方式填平了坑,还为周围的商户带来了大批量的人流。填平以后窦乂将上面盖了铺面,租给别人,从中获利。这像不像房地产的雏形?建商业街这些行为,都有现在商业地产的雏形了,窦乂也因此成为长安首富。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百度一下冯梦龙的《智囊全集》以及窦乂,都有相关的故事记载。以上就是我的观点,如果赞同的话,望采纳,给个赞噢!

  我觉得商人在古代早就有了,比如丝绸之路呀啊,还有就是地主呀,他们拥有的房屋多,他们拥有的地多,那么他们就会把自己的房屋廉价的租给那些穷苦的人,所以说古代就是有商人的,但是呢?呃,有没有靠房地产支付的?我感觉是有的,比如额,有一个地主他们家房屋很多很多,可是有一些穷人确实没有地方住,他就会把房子让给那些穷人去住,而且相应的收一些房租呃,当时古代肯定是比较房租的这个词儿我也不知道,但是肯定是有的,所以说房地产这个这个项目应该是早就有的,所以说咱们古代的人还是比较聪明的嗯什么挣钱他们应该是指导的

  只是古代也是有那个房地产的,只是那个搞的不一样而已。古代的时候,他的房地产其实就是那个地主。那个时候的地主,他把那个大量的田地因为自己拥有,然后再日很廉价的方式租给农民工。然后农民工种的地,收获的东西大部分上交给地主,然后只只有少部分拿到手里面。没事的,徒弟组就发财,发了很多的。就和现在的房地产一样,淘宝那个房子全部占位置有,然后高涨呃,出售给你,他现在就控制那个房子,就和那个性质是一样的。只不过是以前的话非常的明显,可以有地主阶级,但是现在他可以用金钱这个东西来控制。

  《绿衣女》写一位绿衣长裙的少女进入一位书生的书斋,发生的只有平淡而不俗的欢娱情状,没有故事性,结尾处一个小波折,是要显示少女原是一个蜜蜂精,似乎可称做散文式小说。许多篇幅不太长的篇章,只是截取生活的一个片段,写出一种情态、心理。如《王子安》写的是一位秀才应乡试后放榜前醉卧中瞬间的一种幻觉:听到有人相继来报,他已连试皆中,不禁得意忘形,初而喜呼赏钱,再而要“出耀乡里”,受到妻子儿子的嘲笑。《金和尚》没有事件,无情节可言,而是零星写出一位僧侣地主的房舍构造、室内陈设、役使仆从、出行等方面的情况,以及死后殡葬盛况,更像是一篇人物特写。《聊斋志异》里作品类型的多样化,既表明作者仍然因袭了旧的内涵无明确界定的小说观念,所以其中也有简单记事的短篇,但也表明作者又有探索性的创造,增添了不专注故事情节的小说类型。《聊斋志异》中许多优秀的作品,较之以前的文言小说,更加重了对人物环境、行动状况、心理表现等方面的描写。作者对各类人物形象,都描写出其存在的环境,暗示其原本的属性,烘托其被赋予的性格。如《莲花公主》写主人公的府第:“叠阁重楼,万椽相接,曲折而行,觉千门万户,迥非人世。”依蜂房的特征状人间府第,莲花公主之为蜂王族属便隐现其中。《连琐》开头便写杨于畏“斋临旷野,墙外多古墓,夜闻白杨萧萧,声如涛涌”,为鬼女连琐的出场设置了阴森的环境。《婴宁》中婴宁所在幽僻山村、鸟语花香的院落、明亮洁泽的居室,一一描绘如画,又与她的美丽容貌、天真性情和谐一致,带有象征意义。写人物活动时具体生动,映带出人物的情态、心理,也是以往的文言小说所少有的艺术境界。如《促织》写成名在县令严限追比的情况下捕捉促织、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与人斗促织两个情节,细致入微,令读者如亲见,为之动容。《花姑子》写花姑子情注少年,煨酒沸腾,自掩其情,惟肖惟妙,情趣盎然。《聂小倩》写鬼女聂小倩初入宁采臣家对婆母之戒心能理解承受,尽心侍奉,对宁采臣有依恋之心,却不强求,终于使婆母释疑,变防范为喜爱,富有浓郁的生活内蕴,展示出女子的一种谦卑自安的性情。在一些篇章中还突出地描绘出一种场面,发挥不同的艺术功用:《晚霞》中水宫的各部舞队的演习,是为男女主人公提供感情交流的机遇;《劳山道士》中劳山道士宴客的幻化景象,是对心地卑微的王生“慕道”之心的考验和诱惑,也成为情节转折的契机;《狐谐》重点叙写的是狐女与几位轻薄书生相讥诮的对答场面,不露其形貌,只由其言语、嬉笑之声,便刻画出一种爽快、机敏而诙谐的性格。《聊斋志异》使小说超出了以故事为本的窠臼,变得更加肥腴、丰美,富有生活情趣和文学的魅力。